在写"后一篇"《耳机从100到10000》,我发现给耳机建立一个清晰的耳机音质评价模型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因此觉得单开三篇,分别从耳机的解析力,耳机的临场感和森海家耳机的声音特质来谈下耳机的评测方法。
这是第一篇,主要从耳机的解析力这个角度来谈下我对耳机音质的理解。
本文将分为四个部分:

  • 耳机解析力的含义
  • 耳机解析力的感官描述与对标价位
  • 耳机解析力的定量分析法——频响范围曲线及瀑布图。
  • 阻抗与耳机解析力的关系 以上这些内容,基于一个假设前提,就是耳机所接受到的信号质量上乘,推力足。

给耳机解析力下个定义

在网上的各种耳机评测文章和帖子,常用如下的词汇来描述耳机的音质好:毒、三频均衡、低音沉、高音清亮、中频醇厚、乐器层次分明、乐器的质感好等,这些都可以归纳为耳机的解析力好;反之,人声跟器乐声混成一团;鼓声像敲铁皮,这些可以归纳为耳机的解析力一般。
解析高就是“不丢信息的音乐细节分析能力”,从而达到『索尼的广告语:細聽每個聲音,感受每個節拍。』的境界。
就像不同分辨率下,显示器的展现力是不同的。好的耳机解析力和差的耳机解析力的区别就跟4K的分辨率与1024*768的分辨率之间的区别一样明显。

用一句话来说,耳机的解析力就是一个耳机对于接受到的信号(信息量)细节的还原程度。

从感官角度来形容耳机的解析力

具体而言,我们可以从以下几方面,感性地评价耳机的解析力:

  • 谐波失真
  • 频率响应

    • 三频准确,高低频延展性好,声音分离度好
    • 细节清晰
    • 空气感强、泛音丰富、人声醇厚
  • 瞬态强,有空气凝固的感觉

  • 宏观动态控制好

前4项受一个频率的声音在某一瞬间所达到的声压级影响较大;
而空气感、泛音丰富;瞬态强与单个频率的声音在某一时间范围内的变化关系比较大;
动态指的是在某一瞬间,多个频率的声音之间的声压关系。

谐波失真

谐波失真(THD)指原有频率的各种倍频的有害干扰。放大1kHZ的频率信号时会产生2kHZ的
2次谐波和3kHZ及许多更高次的谐波。
总的来说,一只声音干净、解析力高的耳机只有少量的谐波失真。

打击乐器、钢琴、木琴等,如瞬态失真大,则清脆的乐音将变得含混不清;具体反映出声音呆滞、生硬、无临场感;反之,则声音圆滑、细腻、自然。

三频准确平衡,高低频延展性好,声音分离度好

好的三频:这样的耳机,

  • 平衡则意味着,耳机没有可以突出每一个频段,整体乐曲听来很和谐;
  • 高低频延展性,高频清丽,中频醇厚,低音深沉,层次感强,过度自然;

总之,就是感觉很到位。

  • 可以使得高频悠扬,许美静的想与你乘着流逝的时光,不管是沙漠或海洋唱起时,你的鼓膜被她嘹亮的高音震动,想一起去看海洋;
  • 加勒比海盗的主题曲一响起,你的整个嘴巴都张起,跟着一去嗡嗡。

三频准确的反面例子,比较好解释,例如:人声跟器乐声混成一团;本该悠扬的竖琴声却混在低低的贝司声中死气沉沉,有的器材甚至连贝司声都听不到。总之,就是要不不出声,出声的话就走了调。当然例如 Beats 刻意的处理了低频,增强了轰头感,人为制造了三频的失真。

细节清晰(前提是信息量足够)

随着三频平衡后,我们就可以听到之前听不到的一些细节。例如:吹萨克斯时候的呼吸声,拉小提琴琴弓划过琴弦的摩擦声。这些声音处于声音的中低频,本身响度也不大,如果耳机回放的声底不干净,频率不准确的话,这些声音很容易被淹没在高亢的主旋律中;即使还原到位,这些声音因为处于中低频,也是很容易被人耳朵忽略的,如果耳机输出的声压不足的话,这些声音也不容易被耳朵感知到。(人儿可感知的频率、响度和声压的关系,讲频率曲线时候会具体提到。)
同一首歌你用不同的耳机听到的细节量是不一样的,越复杂的音乐差距越大,比如激烈的摇滚乐中,bass,架子鼓,金属钹,旋律和主音吉他的声音,你是否都能听清楚并分辨出来,这就是一个音乐信息量的表现能力。
其实空气感、泛音也是细节的一部分,单讲为了突出,因为一般只有 HIFI 系统采需要谈空气感、泛音。

空气感、泛音丰富、醇厚人声

当然对于hifi级别的耳机系统来说,信息量多少听感上一个简单的分辨方式便是看频响两端的“空气感”是否能被准确还原,这是声音在空气传播的残响信息; 这种残响主要是指泛音就是乐器的倍频发声。。。具体不展开,大家就知道和还原乐器的音色,以及残响的量感分布有较大关系。
具体表现:架子鼓的镲声的余响,大提琴的松香味,人声的韵味,三角铁"叮"的余音,钢琴琴键按下后的余音。如果基音消失的同时泛音也没了,那么泛音表现就是比较差的。听着也是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憋。
简单解释下,泛音的出现,主要是由耳机回放的高频能量决定的,如果高频能量低,衰弱速度不和谐(过快),则很难出现泛音。耳塞的高频能量普遍比较低,因此耳塞在听吉他、小提琴、女声的时候,即使能显得很毒,也很难做到有韵味。

瞬态强,有空气凝固的感觉

瞬态就是响度的变化快慢。这种快,体现在一个信号从小响动窜升到大响度的过程快,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反之为肉。低频如雷霆万钧,中频要有控制感,能发能收,高频则需要一些灵动点睛的感觉。
一般而言,以古典音乐为代表的大编制音乐,为了有更明显的节奏变化起伏感,对于瞬态的要求更高,尤其是弦乐。
中国的民乐,例如:琵琶行中描述的,

『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暂歇。
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
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
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

就很好的描述了这种瞬态感觉。通过聆听中央乐团的《十面埋伏》琵琶独奏,第一次拨弦后现场空气中那种瞬间凝固感,可以更好的体会瞬态带来的冲击感。
瞬态的话,主要考验的是一个耳机在推力足够的情况下,全面考验耳膜的响应能力:

  • 很多耳机的阻尼系数比较低,会使得耳膜在振动后停止效果差;
  • 如果推力不足,瞬态的响应会显得延迟;
  • 或者是线圈将动力传导到鼓膜的周边有延迟,控制力弱

前两项效果不好,会使得听到的声音显得拖沓;而最后一项,不仅仅意味着耳机的瞬态不好,也以为着耳机失真了。

动态好,层次分明